从国外引进的童书成主角如何让儿童读物更有中国味,编辑如何应对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机遇与挑战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关于文化发展的三个坚持——“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为中国少儿出版指引了正确的方向,即立足于少儿读者的利益,全心全意地为少儿服务,出版优秀的少儿读物。面对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机遇与挑战,少儿出版编辑该有何作为?

波兰的《地图》、美国的《神奇校车》、法国的《不一样的卡梅拉》、日本的《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无论是在社交网站上的分享,还是与朋友私下里的交流,当年轻的父母们谈论起孩子的阅读时,这些从国外引进的童书往往成为书单上的主角。孩子们从书中认识的小伙伴,有的叫大卫、夏洛,有的叫佩奇、玛蒂娜,那些让他们快乐或悲伤的故事,常常发生在遥远而陌生的国度。

出版是文化产业的一方重镇,随着全民阅读的不断推进,我国的图书出版规模日益增大,其中少儿出版是发展最快,同时也是各个出版社竞争最为激烈的板块。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少儿出版以每年15%的速度快速发展,近两年来,我国每年出版的少儿新书5万种左右。少儿出版从1999年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8.72%,上升到2017年的26.25%,越来越多的出版社涉足少儿出版,随着整体二胎政策的放开以及中国对教育的重视,少儿出版前景可期。

近些年,国内的童书出版持续繁荣,但除了曹文轩、秦文君、杨红樱等少数名家的原创作品,孩子们的书架上摆放着的大多是引进版图书。在引进世界各地经典童书的同时,用中国人的表达方式创作、出版更多反映中国人的生活场景、思想情感的童书,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这样的市场环境,对于少儿出版而言,充满着机遇与挑战。

原创与引进:两条腿走路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曾说:“儿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读者,但需要引导。他们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一个民族未来的阅读水准。”如何编辑出版优质的少儿图书,给孩子们的童年阅读打下精彩而坚实的底色,是每一个少儿出版从业者的责任与使命。

2014年,日本福音馆书店执行总编辑唐亚明在北京与朋友一起创办了儿童图画书品牌“小活字”。他对当时的国内童书市场有这样的观察: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里儿童阅读的风气渐盛,但家长们拼命去追逐的,多是那些获过奖的引进版童书,“不太认自己的东西”。

作为一名原创儿童文学图书编辑,面对新时代少儿出版的机遇与挑战,我有几点思考与坚持。

唐亚明33年前应日本儿童图画书之父松居直邀请,进入日本最权威的少儿出版社福音馆书店,成为该出版社的第一个外籍正式编辑,从此活跃在日本童书编辑的第一线。中国原创童书的缺乏,让他充满了担忧:“我们制造汽车,开始可以进口,接下来合作生产,最终还是要有自己的品牌。要不然,民族工业永远起不来。童书出版更是如此。中国有悠久的历史、优秀的文化传统,如果我们的孩子永远读外国的作品,实在太可惜了。”在日本少儿出版界摸爬滚打了三十几年,唐亚明明白,如果从国外挑选几种畅销书,很快就会见到回报,出版原创作品不仅速度慢,而且没那么容易获得市场的认可,但他还是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引进国外优秀童书,另一方面坚持推出原创作品,“相比于赚钱,我们更想把中国的儿童图画书发展起来。哪怕刚开始会遇到困难,也要一步一步走下去”。

牢记初心与使命 严把图书质量关

在国内少儿出版重镇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同样意识到,童书出版不能重复过去盲目增加品种、扩大规模的老路,而是要学会“慢下来”,走一条以内容创新为基础的新路。

当下的少儿出版看似繁荣,但繁荣背后却是大量的同质化、同类化出版现象,很多出版机构追名家、追热点、出快书,以追求最快最大的经济效益。“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写作和出版是不能急功近利的,需要一个渐进、渐悟、渐成的过程,原创少儿图书的出版更是如此,优秀原创图书的创作与出版是需要时间用心打磨的。

“少儿出版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原创领域,在原创的基础上打造精品力作。”李学谦认为,图画书和现实题材作品在少儿出版中尤为关键,“图画书是最重要的早期阅读材料,是给孩子精神世界打底的‘第一本书’,但目前市场上从国外引进的图画书仍是主流。长此以往,浸润其中的孩子对自己作为中国人的身份认知就有可能模糊起来。改革开放已经近40年了,现在既没有出现反映这一历史进程中儿童命运、儿童情感、儿童体验的优秀文学作品,也没有出现能成为这个时代记忆的儿童文学典型形象”。

人们常说,编辑是“杂家”,需要具备足够丰富的知识储备;也有人说,编辑是“专家”,一本书的出版有一套专业系统的生产流程,需要掌握特定采编技能的人才能胜任;还有人说,编辑是“狩猎者”,具备一双慧眼,能够在一堆文稿中挑选出品质上乘、有市场的好书。一名优秀的童书编辑,必须具备深厚的学养和扎实的基本功。

在儿童文学评论家、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方卫平看来,原创童书需要积极倡导,但引进版童书也绝非洪水猛兽,“以图画书为例,我们读国外的优秀图画书读得越多,对图画书的理解也就越接近世界水平,也会越来越期待这个领域能够出现更多我们自己的作品”。方卫平希望,在原创作品和引进作品之间,要少一些“竞争”的焦虑,多一些融入世界优秀童书行列的“参与”意识。

首先,要有一颗充满爱的赤诚之心,对出版工作有敬畏之心。少儿出版是关系到下一代素质的意义深远的工作,作为编辑要有使命感与责任感,以出版适合少儿阅读,并对其学习成长有良好促进作用的图书,严把图书质量关,不被经济利益驱使,而是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编辑图书,从文本意义与质量出发,从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角度出发,坚持纯文学的理念,寻求文学性与可读性的结合,从出版源头把控质量。

给名家减负,让新人接力

其次,要具备较高的文学功底与写作水平,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编辑不是作者,不能代替作家写作,但优秀的童书编辑必须要具备一定水平的写作能力,写作能力是一个人思想水平、思维能力和语言文字功底的综合体现。如果编辑不会写作,就很难判断书稿的质量,很难针对性地提出修改意见,很难让出版物在形象思维和语言的生动性上有所提高。因此,童书编辑要更加广泛地阅读,汲取知识,同时通过撰写审稿单、书评、宣传文稿等案头工作,提高写作能力。

虽然原创童书尚有大片有待开采的“荒地”,但对于那些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来说,却正在遭遇过度开发。给名家减负,让新人接力,无疑是未来童书出版的大趋势。

再次,要具备专业评判的眼光和良好的策划能力,熟悉图书出版的各个环节与流程,熟悉市场。编辑要了解所在领域的出版状况,对稿件的处理有预判性,具备较强的选题策划能力,挖掘更好的出版资源。策划能力体现了编辑的文化意识、市场意识、社会意识等,也是考察编辑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尤其童书,是文字、画面、装帧、印刷等整体呈现的产物,编辑需要在把握文本质量的同时,更加深入地参与到美术编辑、装帧设计、纸张选择、印刷方式等环节中。编辑不需要环环专业,但必须像一条纽带,串联起整个出版流程,这样的图书才能够神形兼备,更加完美。

“2016年全国各出版社上报的少儿图书选题将近61000种,按照往年的经验判断,儿童文学类作品估计占30%~40%。”李学谦给出的这组数据意味着,如果这些选题都如期出版,2016年每天都有近170种新童书问世,其中约50种是儿童文学图书,“目前国内并没有这么多合格的作者,稍有些名气的作家无不稿约压身,‘负债累累’”。

丰富选题结构 把握核心作者队伍

方卫平指出,在市场的极力催促下,名家加速创作大量作品,必然会导致一些作品实际上达不到“名家”应有的质量,却也借“名家”之名得以出版乃至畅销。还有一些名家作品,在不同的出版社以不同题名重复出版,既造成了出版资源的浪费,又使读者在追逐名家作品的同时也得承担重复购买的损失。

必赢国际官网,作家资源是童书出版的源泉,文学创作是充满个性化的脑力创作,不同的作家都有自己特有的写作特点,如何根据作家的创作风格开发最适合的选题,是对图书编辑的更高要求。

“目前国内具有创作实力的儿童文学作家不超过300人,而这300人的创作资源,平均分到500多家从事童书出版的出版社头上,每家出版社不到一个作家。”《儿童文学》杂志主编冯臻说,2009年《儿童文学》杂志成立儿童文学出版中心进军图书领域时,名家已被全国各家出版社“瓜分殆尽”,“虽然很多作家与《儿童文学》有很深的渊源,但各家出版社对名家维护得十分紧密,给的版税也很高,此时再去投入对名家的争逐,并不太理想”。

幻想与现实是儿童文学图书的两大门类,幻想文学更符合少年儿童的阅读趣味,想象力丰富,表现手法多样;现实题材作品因为贴近少年儿童学习生活,也有相当大的市场空间和阅读需求,甚至更能引起少年儿童读者的共鸣。这二者风格迥异,但都有适合自己的出版空间。同一部书稿,交由不同的编辑做,其品相乃至市场影响力都会不同。因此,编辑出版是再创造的过程,好的图书编辑能够不断地寻找作家的创作特点,给予图书准确的文本定位和市场定位。

“杂志聚拢的一批中青年作家,有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短篇作品的历练,但没有人敢邀约他们写长篇。我们熟知这些中青年作家的情况,知道他们之中有很多人是具备创作长篇的实力的。”《儿童文学》时任主编徐德霞回忆,出版中心成立之初,就把所有优势资源向中青年作家倾斜,帮助他们尽快崭露头角,“这批作家的图书一经问世,立刻引起了读者、媒体和童书市场的多方关注。头几年,《儿童文学》出版的图书100%再版,平均印数5万册以上,出现了一批发行量超过10万、20万册的优秀图书”。

近年来我编辑了很多书,合作的作者也很多,每个人、每个系列都有独特的风格,比如两色风景的“神秘的快递家族”系列,幻想风格,题材独特,充满热血激情,文字颇具动漫效果,有镜头感;徐玲的“我的爱”系列,现实题材,主打家庭亲情风;王勇英的“巫师的传人”系列,带有少数民族风情的幻想作品,极具神秘色彩;李秋沅的“木棉”系列,充满中国元素的现实题材,文艺气息浓郁;赵菱的“青春飞扬”系列,恬静优美的青春题材,如同一个个孩子身边的故事……虽然各具特色,但是所有作品讲述的都是成长,符合儿童文学图书的核心要求,能够给予少年儿童读者以阅读的享受、心灵的共鸣。这样的规划不仅有利于丰富图书选题,还能够在后续宣发时不冲突,每一位作者的作品都有独特的宣传点;另外,这也有利于在装帧设计上各自突出风格,自成一脉。

唐亚明也把目光对准了青年人。从2014年开始,他连续三年组织图画书研习营,除了主讲图画书的创作方法,也和学员一起分析讨论他们的习作。“研习营的学员基本都是美术专业的学生,绘画基本功很好。但我告诉他们,图画书绝不是较量绘画水平的高下,技术好并不代表一切。”30多年前,松居直曾告诉初涉少儿出版的唐亚明:每个人都有可能做好儿童图书,因为每个人都曾经是孩子,回忆你自己小时候喜欢什么、憎恶什么,就是最好的学习。

同时,童书编辑还要根据作品特点把握出版节奏,秉承不急功近利的原则,踏实做好每一本书。比如我编辑“我的爱”系列,根据作品现实成长、家庭温情等特点,为其打造亲情小说系列,并从出版最初就规划了每年一本,四五月份出版的出版节奏,这样一方面给予作家充分的创作时间,另一方面也占据了较好的宣发时间段,母亲节、父亲节、儿童节以及暑假,都很适合此类题材图书的宣传销售,此外每年新书的出版还可以带动整个系列的图书再度宣发。果然,经过几年来的打造,该系列图书的销售越来越好,该作者也因为这套书成为炙手可热的金牌亲情作家,受到其他很多出版社的追捧。

培养编辑:做“导演”,当“亲妈”

目前“我的爱”系列已经有7本原创图书的规模,发行量超过70万册,2019年这一系列还将延续下去。在这个系列的开发过程中,通过市场反馈,我们了解到“我的爱”基本稳定在小学中高年级市场,而中低年级还是一片空白,因此在2018年策划了该作者的一套童话新系列“拆信猫时间”。童话作品易被低龄段读者接受,可以打通其中少书系的小学全年级段覆盖;体裁上和“我的爱”小说系列相互补,在作品主旨上又有共同之处,仍以“爱”贯穿始终,有利于两个系列的整体营销,很好地实现了少年儿童阅读的成长阶梯化。

办了3年图画书研习营,唐亚明又萌生了培训编辑的想法。

坚持创新 拒绝跟风出版

“即使有了好的作者,如果没有好的编辑,一样不会有好的图画书。”唐亚明认为,中国儿童图画书的主要问题其实不在作者,而在编辑,“作者把已经完成的书稿交给出版社,编辑稍作改动就拿来出版,这种模式很难做出好书”。

“中国迎来童书大时代”,越来越多的出版机构切入少儿出版领域,一方面市场呈现出热闹丰富的场景,另一方面我们也清楚地看到同质化同类化出版物纷呈的现状。经典扎堆,名家名作扎堆,而新人新作新选题的比例相比之下很小。

唐亚明认为,一个称职的儿童图画书编辑,要像电影导演一样,不仅要选择剧本、选择演员,而且要给演员“说戏”,让他知道在什么地方哭、在什么地方笑。最近,在编辑图画书《小蜗牛找好吃的》的过程中,“小活字”的年轻编辑王子豹、卜凡就开始实践唐亚明的编辑理念,寻找“导演”的感觉。从三次草稿到最后定稿,大到绘画手法、故事设计,小到一个线条的粗细、文字位置的摆放,他们都会和作者进行深入交流,目的就是为了要做一部孩子真正喜欢的书。

这是一个值得出版人深思的问题——做经典还是做原创?是做大家还是做新人?是追求更高的经济效益还是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出版社对作家队伍的培养,主要是通过编辑实现的,建设好编辑队伍,是出版社培养作家的关键。我们要求编辑牢固树立‘以孩子为中心’的出版理念,努力做到能够代表孩子,从孩子的成长需求和成长规律出发,负责任地选择作者和作品。”与唐亚明的“导演”理念类似,李学谦提出,编辑要当新书的“亲妈”,“不能把出版社与作家的关系简单地处理成书稿买卖关系。编辑要从构思开始,全程参与到作品的生产过程中去,与作家共同打磨作品。”

在我看来,这两方面并不矛盾。我们不能只追求经典,更要有创新意识,其实任何一部经典都曾经是那个时代的创新产物,“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只有源源不断地涌现新人新作,图书市场才会更丰富多彩,儿童文学事业才能更好地发展。

培养少儿童书编辑人才,也已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负责人表示,今后将加强对少儿出版工作者的专业培训,把少儿心理的特征、少儿阅读的特点、少儿图书的出版规律作为培训重点。此外,总局也将加强编辑的职业道德教育,引导其克服浮躁心理,戒除功利思想,做文化的创造者,而不当垃圾的制造者,通过出版优秀少儿读物,引领少年儿童的精神世界。(记者
刘彬 杜羽)

坚持创新,还包括选题上的创新,因为利益驱使,出版界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同类选题扎堆出,什么火做什么,哪位作家人气高做哪位作家。创新,是文学创作的生命,也是出版发展的动力。不论是已经功成名就的文学大家,还是初涉文坛的后起之秀,都应时刻牢记“创新”二字,常做常新,才不会被读者和市场所抛弃。

作为原创图书编辑,我们一直坚持原创,不做类型化、同质化图书,不做“二手书”“口水书”,因此这些年,我们所做的图书绝大多数都是原创品、独家品,在市场上几乎没有同类竞品,保持了一贯优秀的口碑。

同样,追求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也并不矛盾。随着社会不断进步,人们的文化水平和知识结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少儿图书质量,专业阅读推广人不断涌现,家长老师在对孩子的阅读选择上也越来越系统化、精细化。当然,在书业竞争日益残酷的当下,“好酒也怕巷子深”,传统出版社面临宣发形式过于传统与保守等诸多挑战,必须采取多种形式运营图书。比如在阅读服务上多做一些线上线下的分享会、书友会,比如图书有声化、电子书、听书等,还可以在动漫、影视等方面进行一些版权探索,赋予优秀的中国原创图书更多的载体。

当下,中国出版已经进入“童书大时代”,面对少儿出版高速发展的状况,身为童书编辑,我们一定要静下心来多思考,培养由高速度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思想,提倡慢创作、精出版,不断提升专业素质和业务水平,通过努力,开拓更多高质量的精品出版线,呈现更多高品质的原创童书,为少儿出版的进一步发展贡献绵薄之力。